首頁 > 戰史綜述 > 戰史祕聞 > 忽必烈東征日本始末 曾想派遣使臣去通好了事

忽必烈東征日本始末 曾想派遣使臣去通好了事

發佈時間:2016-12-18   來源:歷史趣聞網    閱讀: 3.21W 次
字號:

用手機掃描二維碼 在手機上繼續觀看

手機查看

自唐代遣唐使以來,中日兩國關係逐漸發生了微妙變化。日本逐漸從向中國學習、遣使示好,轉而自立門戶、反客爲主。到明代倭寇屢屢騷擾東南沿海時,中日兩國關係已經開始惡化。那麼,在明代之前的元代,兩國之間又是何種關係呢?

“元曲四大家”之一白樸,曾作有《木蘭花慢》詞一首,詞中提到“伏波勳業照青編。薏苡又何冤?笑葺爾倭奴,抗衡上國,挑禍中原。分明一盤棋勢,漫教人、著眼看師言。爲問  鵬瀚海,何如雞犬桃源。”詞中有“倭奴”二字,又稱其“抗衡上國”云云,顯然說明在元代,中日兩國即有不睦乃至戰事了。所謂“伏波勳業”,是以漢代伏波將軍馬援征伐越南事,概指元軍諸將東征日本。整首詞隱約表達了元代征伐日本的戰事,但“薏苡又何冤”之句又是何意呢?這就需要進一步聯繫《元史》,來作一番史料探尋與揣摩了。

忽必烈東征日本始末 曾想派遣使臣去通好了事

網絡配圖

據《元史》卷二○八《外夷一》載:“日本在東海之東,古稱倭奴國。或雲惡其舊名,故改名日本”。事實上,白樸詞中所言的“倭奴”古名,源自漢代。公元57年,日本列島南部的“倭王”遣使朝貢,欲借臣屬於漢王朝樹立自己權位和王位,故求漢皇賜封,而光武帝賜其爲“倭奴王”。直到唐代咸亨年間,這受封於漢朝的“倭奴國”才改稱“日本”,漸有自立門戶之意。

繼續查閱《元史》,不難發現,白樸詞中的中日之戰,有過兩次,且發生在元世祖忽必烈在位期間。原本,忽必烈沒有打算東征日本,至元三年到九年間(1266—1269),還屢屢派使臣出使日本,有通好睦鄰之意。當時,對於鐵蹄踏遍歐亞、一條馬鞭征服世界的大元帝國而言,根本沒有把彈丸之地的日本國放在眼裏,以爲日本必將臣服。於是乎,他沒有揮動馬鞭進軍,而是派遣使臣去通好了事。

豈料好幾次使臣東渡,要麼因風浪巨大無法抵達,要麼則因日本方面不作迴應而不了了之,到後來,日本更直接拒絕忽必烈的使臣登陸,並明確聲稱不會向元朝納貢稱臣。忽必烈原本只是圖一“虛名”,讓所謂“海內之國無不臣服”的聲名成爲事實,並非真心想要日本的朝貢之禮;所以還一直耐着性子,按兵不動。多次遣使東渡,卻屢遭拒絕之後,忽必烈忍無可忍,終於發兵日本了。

忽必烈東征日本始末 曾想派遣使臣去通好了事 第2張

網絡配圖

至元十一年(1274)十月三日,元軍大小戰艦900艘、28000名士兵、15000名水手等,在都元帥蒙古人忻都、左副元帥高麗人洪茶丘、右副元帥山東人劉復亨等的率領下進攻日本。高麗國王也派金方慶率領大軍隨同出征。這次戰役以元軍佔領日本兩島後,又莫名奇妙地撤軍而草草結束。至元十八年(1281),元軍再次東征日本,用兵達十萬之衆。而這一次則更爲詭異,因爲海上突起風暴,元軍尚未登陸,已全軍覆沒。還有一種說法,則是稱元軍諸將不和,無法統令行軍,最終不得不以全線撤軍收場。這兩次東征日本,元軍撤軍原因至今衆說紛紜,無法確定。而白樸詞中的“薏苡又何冤”,就正是認爲元軍東征日本之所以失敗,源於諸將失和、羣臣猜忌而致軍心瓦解。

“薏苡”的典故,仍是出自漢代伏波將軍馬援的史事。《後漢書》卷二十四《馬援傳》稱,馬援征伐越南時,曾聽說當地有一種“薏苡”的植物,其果實(即薏仁)可食用,有輕身健體的功效;服用後還可以避南方瘴氣之害。於是歸國途中,他便將這種植物的種子載了整整一車回來,以便在國內種植推廣。可當時卻有大臣向皇帝誣告,稱馬援載回國的車子裏,曾經載有滿滿一車的珠寶。白樸詞中的“薏苡又何冤”,正是以馬援之冤代指元軍內部的猜忌失和,也間接地暗示了元軍東征日本失敗之因。

忽必烈東征日本始末 曾想派遣使臣去通好了事 第3張

網絡配圖

此後,忽必烈雖還有東征之意,但因種種客觀原因,及羣臣諫勸,最終未能再舉戰事。元朝人大都認爲,沒有必要爲此彈丸之國大興討伐之事;且元軍只擅騎兵攻伐,並不擅海上征戰。白樸曾作有《西江月》詞一首,爲之感嘆道:“白石空銷戰骨,清泉不洗飛埃。五雲多處望蓬萊,鞭石誰能過海。”

將星傳奇
古代戰役
戰史祕聞
抗日戰爭
軍事新聞